1.重走美国66号公路,从芝加哥到洛杉矶,路上的事比公路更好看

2.看球停车有门道(总决赛日志6月8日)电子书txt全集下载

3.马斯克为什么要离开加州投奔德州?

重走美国66号公路,从芝加哥到洛杉矶,路上的事比公路更好看

洛杉矶油价比北京还贵_洛杉矶油价比北京还贵吗

之前在美国旅行期间,我们以自驾游的方式重走了被誉为“美国母亲公路”的66号公路,因为之前已经从加州向东走过一次,所以此行采取了“反穿”方式,即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城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圣塔莫尼卡海滩。相对于上一次,此行节奏非常缓慢,但收获也更多一些,尤其是沿途的人文风物方面探访更加细致,我发现这才是美国66号公路的正确打开方式。

当时,记得我们在密苏里州66号公路的巴黎斯普林斯路段,只做了唯一的一个探访活动:是去看一座建筑,它并非名胜古迹,也不是什么特别的重要建筑设施,确切地说,那只是一座有点 历史 的加油站。有人说,加油站有啥好看的?是的,这座加油站的特别之处是因为一个人,而这个人则是许许多多自驾游66号公路的游客都会去拜访的“小名人”。

加里·特纳(Gary Turner),是一个人名,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他就是这座加油站的主人,可以说他就是66号公路密苏里州路段上的传奇。老加里经营的老油站(Gay Parita)就坐落在66号公路旁,加油站甚至比他本人的年龄还要大很多。加里退休后一直住在这里。这里和普通农家院一样,房前种着花草树木,草木间随意摆放着几辆老爷车。

车前车后还点缀着几个穿工装的稻草人,重现了66号公路繁荣时的情景。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看着门前66号公路上南来北往的游客和路人。这个加油站建于1933年,如今油泵上还挂着当年15美分一加仑的油价牌子。油站小店现在仍然卖着零食饮料和纪念品。不过,据说,好心的加里经常会把冰箱里的饮料白送给那些来访的游客。

我们到达时发现帮他打理小店的女孩都准备下班了。加里十分热情,执意要请我们喝点什么。看到我们不住打量他的老 汽车 ,加里开始带我们参观他的院落。除了院子里的几辆车以外,车房里还有两辆老车,其中一辆似乎正在大修。

这是他的朋友的老车,准备修复。不过他只是周末过来干上几小时,所以进展并不快。院里一辆轿车下边露出一截稻草人的腿,他是谁?“死了,从我退休来到这里那天,他就死了。”加里一脸肃穆。

加里在一大堆杂物中翻出几本外国杂志,其中一本还是中文的。“看,这就是我。”他指着杂志里一张照片,同他合影的是几个中国游客。“快十年了。”他接着又不停地讲起这条路的兴衰。要不是急着找住处,真想多听听他的故事。看着我们上了车,加里还在不住地嘱咐,“那间店的生意太好,也许没房间了。继续向前不远处,还有一间 汽车 旅馆,也不错……”回头看一眼老人,竟觉得眼睛有点湿,难怪每个过往66号公路的游客都会提到加里·特纳。祝他长寿!

66号公路到了堪萨斯,仅仅穿越了很短的一段路。但《 汽车 总动员》中的龅牙拖车原型就在Galena小镇外驻足,这辆充满了喜感的老拖车随随便便地停放在公路边上,任何一个过路的客人都不可能错过它。

66号公路全程最狭窄的一段路也在这个州,柏油路面所剩无几, 汽车 过处沙尘骤起,以致我们觉得走错了路。不过路边的田野里开满了橙红色的花,当地的女孩特地送给我一把,说这些美丽的花朵会让旅途平安。从芝加哥出发,已经穿行了好几个州。天气也开始变热,66 号公路边出现一家冰激凌店的招牌,闪了一下左转灯,便直奔小店而去。可惜今天星期日,大门紧闭。门口一辆1966 年的老警车,车窗上标着售价,还有联系电话。在美国,别说是警车,就是坦克,只要你想,也能买到。

转眼驶过堪萨斯州的短短路程,来到俄克拉荷马州,进入一望无际的红土地。著名长篇小说和**《愤怒的葡萄》的背景就是俄州,小说讲述了30年代,美国中部的破产农民失去土地后,被迫背井离乡迁往西部求生,所有生产工具和家畜变换成一部破旧 汽车 ,老车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奔波在66号公路,向加州驶去……

过了俄克拉荷马城不远,就是壁画之乡——El里诺小城。城中壁画大多出自画家克里斯· 斯莫尔的手,而壁画主题则是66号公路上各种各样的老 汽车 。小城成立于1889年,靠近铁路车站,在石油和天然气产地边缘,并拥有风能技术。处在这个风沙肆虐的州,风能技术显然为小镇的生存与发展增加了重要的筹码。

风越来越大。又是一段沙石路, 汽车 所到之处,卷起一道道尘土,拽住车尾,就像一条**的长龙。路两边是荒芜的田野,衰草连天,远处是一道依稀的地平线。太阳此时高高地悬挂在空中,散发出的热量,令人感到窒息。

几个芝加哥艺术家,突发奇想,在德州这片无人眷顾的荒原上,头朝下倒立着10辆老款凯迪拉克轿车,任凭风雨侵蚀。谁也没想到,当年的荒诞如今竟成世人竞相一睹的另类风景。今天,卡迪拉克牧场的10 辆车被油漆成粉红色,还有个气球在风中狂舞,上面的字显示当天是一个男孩的生日。走近看,车身涂满了涂鸦,以名姓来历居多。不经意间两个中文字跃入眼睛:“来过”。让人怦然心动。人生本不必留下姓名,“来过”就好。也想涂抹点什么,但前面路口卖油漆的小店已然错过,错过也罢,看看别人的涂抹,也很快乐。

看球停车有门道(总决赛日志6月8日)电子书txt全集下载

看球停车有门道(总决赛日志6月8日)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

在斯台普斯看球,停车时越接近球馆,停车费越贵,前后不过相隔三五百米.

,还可以跟他商量。听说北京10月起停车费就要涨价了,不知过多长时间,会赶上洛杉矶的水平,反正油价早就超过洛杉矶了,虽然停车费还差着100倍,但赶超起来也很迅猛。 在北京,世界上什么先进,就学什么。比如,停车费便宜,那就要涨价,学英国、美国、香港,提高停车费,让你坐公交,但公交并没有建好。买了车,你要车位,那就学香港,让你花十几万买一个。有的国家高速路贷款收费,那就全收费。有的国家限行,那也单双号,或者五天轮一天。有的国家进口车收重税,这里也就收重税。听说很有人想学英国,进三环也收费,把三环以内变成大公园。其实,在那些地方,总是只占一头,放弃另一头。比如美国停车费贵,但买车便宜,油价便宜,高速路不收费。香港车位太贵,但买车便宜。日本和英国养车贵,但公交地铁发达。而北京是世界上养车苛政的集大成地。如果地铁修到亦庄,并且在我出报日半夜一点下……

马斯克为什么要离开加州投奔德州?

马斯克正式向加州道别,宣告自己的新家是德州。

这位特斯拉和Space X的双料CEO本周在美国一个CEO在线峰会上透露,自己已经搬到了德州。这事并不令人意外,他此前已经拿到了德州驾照,个人慈善基金也已经搬到了德州首府奥斯汀。但与此同时, 马斯克对加州政府颇有微词,认为加州就像是“一支常胜球队,对成功有点自满,觉得理所当然,迟早会输掉冠军”。

49岁的马斯克如今正处在自己事业的巅峰,也是最志得意满的时刻。尽管昨天发射的SN8重型火箭在德州试飞时爆炸,但这丝毫无损他在美国商界如日中天的地位。毫不夸张地说, 现在的马斯克就像是十多年前的乔布斯一样,成为了美国 科技 行业新一代的创新代表人物。

他创办和领导的几家公司都成为了美国标志性的创新企业:特斯拉是电动车行业的明星,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市值已经高达5000亿美元,甚至是传统 汽车 巨头的数倍;Space X已经成为美国载人航天领域的骄傲;脑神经科学创业公司Neuralink和高速隧道列车The Boring Company也站在各自领域的前沿。

随着事业登上巅峰,马斯克的个人财富也不断膨胀。他的资产几乎全部是特斯拉和Space X的股权和期权。随着特斯拉股价在过去一年疯狂增长近八倍,马斯克的 身家现在已经接近1400亿美元,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富豪,仅次于亚马逊创始人兼CEO贝索斯, 远远超过了盖茨和扎克伯格等原先的顶级 科技 富豪。 去年年底的时候,马斯克还在英国潜水员起诉自己的诽谤官司中向法庭承认,自己的个人财富约为200亿美元,但全是股权,几乎没有现金。

过去一年的新冠疫情虽然让美国经济遭受重创,却造就了一个疯狂的股市。在美联储无限制放水的刺激下,几大股指纷纷创下 历史 新高, 科技 类股更是涨势迅猛。特斯拉则是走势最为疯狂的一支股票。马斯克此前放弃了自己的现金薪酬,将自己的薪酬完全与特斯拉股价业绩绑定(以期权方式授予),这一选择给他带来了高达千亿美元的回报。

马斯克的“美国梦”起步于加州。他出生和成长于南非,17岁来到母亲故乡的加拿大。马斯克选择加入加拿大国籍,是为了方便来美国求学,在枫叶国过渡了两年后,他进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求学。1995年,他来到斯坦福就读硕士,但仅仅两天之后,就决定放弃学业开始创业之旅。马斯克拥有美国、加拿大和南非三国国籍。

马斯克的创业之路赶上了上世纪末的网络股泡沫热潮,1999年他把创办四年的软件公司Zip2作价3亿美元出售给了康柏(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品牌),拿到了人生的第一顿金;随后又马不停蹄创办了第二家网络金融公司X.com,2000年与彼得·蒂尔(Peter Thiel)创办的Confinity合并,共同打造了PayPal,因此他也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2002年,蒂尔带领PayPal上市之后,当年就作价15亿美元出售给了eBay。

刚刚30岁的马斯克就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成为了亿万富翁。在蒂尔转向风投行业的同时,马斯克则延续了自己的创业之路。2002年,他来到洛杉矶创办了Space X,同时也把家搬到了这里。两年之后,他以投资人的身份加入了两位工程师创办的特斯拉,从此开始了洛杉矶和硅谷两地奔波的双城生活。

和其他超级富豪一样,马斯克也喜欢洛杉矶,喜欢这里的豪宅海景,也迷恋好莱坞的明星生活。 他在洛杉矶和硅谷的超级富豪区拥有总计七栋豪宅,总价接近1.5亿美元。他和 明星们交往密切,莱昂纳多等热爱环保的明星们更成为了特斯拉最早的顾客和免费代言人。

马斯克交往过不少好莱坞女明星,甚至介入了《加勒比海盗》明星强尼·德普(Johny Depp)和妻子安铂·赫徳(Amber Heard)的生活。 据德普豪华公寓的门房在法庭作证,当德普不在家的时候,马斯克经常半夜探望赫徳,甚至还拥有门禁卡。在德普和赫徳分居之后(当时并未离婚),马斯克还和这位女明星高调交往过一段时间,还在Instagram上晒过香吻恩爱照。

马斯克已经在加州生活了25年时间。他在这里登上了事业巅峰,他所领导的四大 科技 公司总部也都在加州(两家在洛杉矶,两家在硅谷),自己也迷恋洛杉矶的明星生活,还有家人在这里。马斯克的女友、加拿大女歌手Grimes在洛杉矶也有一套五个卧室的“小户型”独立屋,两人育有一个儿子。此外,马斯克还和第一任妻子育有五个儿子(都是),两人共享监护权。

看起来他不太可能离开加州。但今年5月份,马斯克突然高调宣布自己将出售所有房产,称“自己不需要现金,只献给火星和地球,财富会让人压抑,以后只考虑租房”。公开资料显示,这些豪宅至少已有四栋售出(数千万美元的超级豪宅销售需要较长时间)。相比他翻了几倍的特斯拉股票,房产的确是马斯克最不值钱的资产。

马斯克对加州的不满主要在两个方面:加州民主党政府的高额税收,以及在企业监管中偏向劳方与环保。他也没有避讳这一点,在解释为何搬去德州的原因时公开表示,德州没有州所得税,而加州则有美国最高的州所得税率(最高13.3%,面向年收入100万美元以上人群),而且还在考虑提升最高税率到16.8%。

马斯克还没有提到更为重要的资本利得税。如果马斯克选择出售股票的话,那么他除了面临着20%的联邦资本利得税,还要向加州缴纳13.3%的资本利得税(同样是美国最高)。而德州不仅没有州个人所得税,还没有资本利得税。值得一提的是,贝佐斯和盖茨所在的华盛顿州,和德州一样没有州个人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

具体来说,马斯克目前大约持有价值135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和期权。假如他行使期权并且在目前600美元价位悉数出清所有股票(当然马斯克不可能卖光股票,这是假设情况),那么他总计需要向加州缴纳高达180亿美元的资本利得税!但现在他成为了德州居民,就根本不用担心这笔天价税款了。

马斯克的个人财富和特斯拉股价直接相关。那么,特斯拉股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飙升的?是从去年12月开始的。过去一年时间,特斯拉股价涨了八倍以上,马斯克的个人财富也在急剧飙升。如果说此前他还没有考虑这笔巨额税收的话,那么现在身家近1400亿美元的马斯克,确实需要认真考虑避税的问题,离开美国税率最高的加州是最便捷的手段。

无论多有钱,超级富豪们也不会错过合法避税的机会,搬到低税率州则是最简单合法的途径。 美国总统特朗普是避税的高手,为了降低税收,他从纽约州搬到了佛罗里达州。因为特朗普原本需要向纽约州和纽约市分别缴纳9%和4%的最高税率。

为了避税,Facebook联合创始人萨维林(Eduardo Saverin)甚至在Facebook上市之前放弃了美国国籍(他是巴西人,11岁才移民到美国),成为了新加坡公民。因为新加坡的个人所得税率最高只有22%(当时美国是接近40%),而且没有资本利得税,更没有遗产税(美国最高是55%)。现在萨维林个人财富超过130亿美元。

在特朗普总统上台执政的2017年,美国联邦政府通过税改法案,将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个人年收入超过41.5万美元人群)从39.6%降低到37%。对比其他G7国家,法国、德国、日本、英国的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都超过了50%,澳大利亚也高达47%。与此同时,民主党一直主张提升对超级富豪们的税收,甚至增加财产税,将新增税收用于扩大美国民众的医保和教育成本。

今年新当选的总统则在竞选时承诺,上台要将最高税率再度调回39.6%,并且对超出部分再度征收12.4%的 社会 保障薪酬税。他还建议对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家庭征收高达39.6%的资本利得税,而不是目前的23.8%。当然,他能否成功对富人开刀,还取决于民主党能否赢下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席位。

当然,超级富豪有的是方法合法避税,向慈善基金捐款抵税是最常见的手段。 近年来,超级富豪们最为热衷的是“捐款人指定基金”(DAF),就像是为超级富豪个人慈善基金管理慈善资金的基金管理公司。DAF不仅可以让超级富豪们拿到巨额抵税额,还可以保留慈善资金使用的决定权。

以马斯克举例,2016年马斯克将120万股特斯拉股票捐给了自己的私人慈善基金,这笔资产当时价值2.6亿美元,可以用来抵税。马斯克慈善基金那年对外捐出了4780万美元,其中3780万美元是捐给了DAF基金。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GoPro创始人伍德曼(Nicholas Woodman)都使用过DAF基金来避税。

马斯克最早宣布要搬到德州是今年5月份。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之后,马斯克多次在推特上表示,对新冠病毒感到恐慌是愚蠢行为,自己绝不会因为疫情而停工。他当然有自己的原因:当时特斯拉正面临着交付困难,工厂停产会导致Model 3无法交付,会直接影响到特斯拉宝贵的现金流,进而影响到特斯拉的股价。

3月底,在加州政府宣布居家停产之后,特斯拉工厂拒绝遵命停产,直到政府多次警告之后,才在一周后被迫关闭。而5月初,在没有得到阿拉米达郡卫生部门批准的情况下,马斯克指示特斯拉工厂强行开工复工,并且高调宣布“要抓人就抓我”,甚至炮轰加州政府的疫情管制是法西斯行为。

正是在与阿拉米郡卫生部门爆发冲突之后,马斯克才宣布将“特斯拉总部和未来工厂立即搬往德州,至于加州的弗里蒙特工厂是否搬迁,则取决于未来受到的对待。这可是加州最后一家 汽车 工厂了。”他说的是事实,由于加州严格的劳工和环保等监管政策,以及高企的土地和劳资成本,过去几十年时间各大 汽车 厂商已经陆续将工厂搬离了加州。

在劳动保护和工会问题上,特斯拉也在加州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批评声。马斯克一直抵制特斯拉工人组织工会,更漠视特斯拉工厂的安全防护问题,并且要求工厂加班加点提高产能。在注重保护工人利益的加州,劳资机构已经多次组织对特斯拉的抗议活动。

最终加州政府默许了马斯克的强行复工行为,没有对这一公开违反疫情管制的行为实施任何惩罚。但马斯克和地方政府的防疫冲突,也引发了德州官员的争相示好。从德州联邦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到德州州长阿伯特(Greg Abbott)到地方官员,都在热情欢迎这位美国商界领袖来到德州。

实际上,加州和德州长期以来都在明争暗斗。能把马斯克从加州挖来德州,显然也是德州政府的一大胜利。这两个州不仅在美国人口排名前两位(分别为4000万和3000万人),也是美国经济最大的两个州(2019年GDP分别为3.14万亿美元和1.89亿美元)。

在经济政策和价值观方面,加州和德州更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两大核心阵营,高举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大旗。

加州政府主张大政府高税收、平等与弱势群体,加强企业监管;而德州政府主张小城市低税收、放松监管。今年年初,加州甚至因为“德州歧视LGBT”为由拉黑了德州,禁止自己公务员去德州出差,德州则选择在最高法院起诉加州。

此外,德州是美国石油天然气的主要产地,对新能源并不热衷,而加州是美国最注重环保和可再生能源的政府。和加州政府人为抬高油价以推广电动车不同,石油产区德州是美国油价最为亲民的地区。美国 汽车 协会(AAA)的价格显示,加州目前87号汽油油价是每加仑3.182美元,而德州则是1.857美元,正好是美国的两个极端。

德州没有个人所得税的州税部分,生活成本和薪酬水平更是远低于加州;德州的企业所得税和土地成本也低于加州。企业搬迁专家弗兰尼奇(Joe Vranich)去年统计认为,过去八年总计有1.3万家企业离开了加州,从加州搬到德州可以节省30%的运营成本。除了特斯拉,惠普企业也从加州硅谷搬迁到了德州。

与此同时,为了逃避高税收和高房价,大量加州居民也在往德州搬迁,单是2018年就有8.6万名加州人涌向了德州,同比增长了36%。但有趣的是,加州居民为了避税来到德州,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又因为自由主义价值观而继续支持当地的民主党,反而推高了德州民主党的选民基数,把德州逐渐从深红变成了浅红。德州民主党在得到大量新选民之后,甚至提出了“把德州变蓝”的口号。

过去十多年时间,马斯克的私人飞机每周都在洛杉矶和硅谷之间奔波。而现在他的固定航线又增加了德州。目前Space X在德州中部的McGregor进行火箭测试,在德州南部的Boca Chica组装火箭。而特斯拉投资10亿美元的新超级工厂也在德州奥斯汀建造中。这是特斯拉的第五家电动车组装厂,于今年7月破土动工,预定明年年底投产,主要生产Model Y和电动皮卡Cybertruck。

今年7月,德州州长阿伯特喜气洋洋地和马斯克共同宣布了这一项目。奥斯汀是在与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Tulsa)的竞争中拿下特斯拉工厂项目的。奥斯汀所在的Travis郡政府正面临着数万失业人群的难题,他们2018年也曾经竞争过亚马逊的第二总部项目,但输给了靠近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和纽约市。

当然,马斯克是绝不会错过在新建项目上向地方政府争取税收优惠政策的机会。 2014年特斯拉在内华达的超级工厂项目获得了内华达州总计13亿美元的税收减免(具体金额与就业和纳税直接挂钩)。亚马逊第二总部在全美公开招标,灵感正是来自于特斯拉工厂。

据奥斯汀当地媒体报道,为了争取到特斯拉超级工厂的项目,Travis郡政府同意给予特斯拉至多4640万美元的税收减免。这家公司将给奥斯汀创造5000个工作岗位,但工人薪资只需要3.5万美元起步,劳资成本远远低于加州。马斯克承诺至少一半工人都会在Travis郡本地招聘。

不过,德州政府真正感兴趣的只是招商引资建工厂解决就业。 由于传统经销商行业的强烈反对,德州政府一直禁止特斯拉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 汽车 。他们的直接销售模式在德州属于违法行为,德州的13家特斯拉门店只能展示产品,店员甚至不能介绍价格。德州民众当然可以通过网络购买特斯拉,但却不能在特斯拉的门店下单。去年德州甚至通过法案,禁止车企在德州直接提供维修保养服务,针对的就是特斯拉。

不知道这次马斯克公开示爱德州,能否推动德州议会解除这一直接销售禁令。尽管曾经公开要求特朗普施压中国,指责中国的 汽车 进口税和合资建厂限制,但随着上海超级工厂项目得到上海政府的大力支持,随着特斯拉在中国销量爆发式增长,马斯克很快就变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甚至兴奋地现场跳起了舞。